入夜的林田山有點微涼

旅行的落葉.JPG   

八年前的花蓮,你和四個朋友一起到林田山去「跨年」。

日據時期,林田山是台灣檜木出產最多的地方。這兒有設計工整的員工宿舍,橫跨兩山用來運送人員的流籠索,甚至是員工休閒聚會的禮堂,都還保持得相當完整。白天,你們在太陽底下走進已然荒廢的宿舍。因為保持得相當完整,推開窗戶向裡看,你真的會誤以為女主人,才剛關掉瓦斯爐,現在正走向隔壁房間幫嬰兒泡奶。

檜木的香氣雖然已經遠去,隨處可見的木頭建築,卻也強烈觸動了文藝青年們的心弦。你們相約晚上到這兒生火跨年,因為,你們相信沒有人會像你們一樣聰明,或者說,有品味,想到山區內的老舊建築也可以守歲。然後,你們五個人,剛好擠進朋友的小車,一起去花蓮市區吃扁食。

你們經過了「泰源監獄」外的大片草皮,朋友說,表現良好的人,還可以到外面割草,順便呼吸自由的空氣。那片綠油油的青草地,油綠得讓人想要跳上去。這群快要三十歲的男男女女,因為那片地,因為那天午後的陽光,午後陽光地下的閒雲,想到,明天可以是一年新的開始,也可能是一個新的世界在等我們。

A和女友已經相戀五年,台北花蓮的長途電話天天連線,每個禮拜六早上,還固定搭乘八點三十八分的台北花蓮直達車,從台北或坐或站去看她。你們到了她在鳳林賃居的房子,一邊讚嘆一萬二竟然可以租到樓高三層的透天厝,一邊稱讚她樓下繪畫教室的學生作品。太陽還沒下山,你們喝起了下午茶和咖啡,佐茶的是她學生和學生家長間的種種趣事。

她對每個學生的家庭環境瞭若指掌,她記得每個學生的學習弱點和嚮往。偶爾,A也補充點他在旁邊的觀察心得。你們當下都很羨慕這二個人的情感,你們心中都同意,模範夫婦的照片就該擺上他們倆。忽然,太陽下山了。你們又擠進了小車,直奔林田山。

火堆被升起,談話的興頭也已經開啟。看著火光,你們彷彿像是在進行學生時代的露營。你們不斷說笑,一個個生活小故事被提起。有人說:注意了,各位!跨年準備倒數計時喔。你們突然安靜,你們想到應該還很遙遠的明天,明年,下一階段的人生,怎麼突然來臨。

你說,千萬不要倒數。這個冷笑話沒有引起任何反應。A說,不如這樣好了,我們每個人說一個新年願望,明年,我們再回到林田山。我們大家一起來檢查,這個願望到底實現了沒有。

 太正式了。這樣的許願真是太正式了。沒有人想要胡說八道,天花亂墜。因為,現場的五個人通通都是人證。因為,明年還要回到火堆的現場。忽然,大家都的安靜變成了沈默。

   忽然,你發現入夜的林田山有點微涼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homolude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