宮崎駿最新動畫「崖上的波妞」,採用手繪稿為基礎,而不是以電腦繪圖的方式來創作。有記者問他,為什麼要重回手工業的創作路數。

 

 

大師說:現在的小孩子,接觸太多虛擬的東西了。電視、電影、動畫,連所有的電玩也都是虛擬的;我希望透過創作,傳遞一些真實的況味給觀眾。老先生還補充說:連遊戲也是假的,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

 

    我們的生活,的確到處充滿「虛擬」,我們也習慣了如何跟「不真實」相處。因為人們早已對「不真實」設下層層防衛,「真實」在這個時代變得珍貴不已。正是因為大環境的氛圍使然,這使得我們在欣賞「太陽劇團」演出時,心情變得更加激動。

 

    在白色的大帳棚裡,我們看到他們在空中擺蕩,他們在舞台上跳躍與翻滾,他們手中的火棒耍得既快又猛,她們柔軟的身骨變化出許多高難度姿勢。最後,他們在十公尺高的空中鞦韆,翻躍、旋轉、跟拋接。

 

     一切都那麼輕鬆,一切都那麼讓人驚喜,最重要的是:這一切都由太陽劇團的表演藝術家們,真真實實的呈現在觀眾面前。現場流動不綴的音樂跟歌聲,也完全就是針對這些表演而設計的。

 

    是的,表演是真的,音樂也是現場即時伴奏的。所以,觀眾一波接著一波的歡呼跟掌聲,也都是貨真價實的。太陽劇團首度來台的演出,以一個片段接著一個片段的方式,用藝術家的身體,以繁複多變的造型,伴隨量身打造的音樂,讓我們一起經歷了一段難忘的「歡躍之旅」。

 

    劇場大師葛羅托夫斯基,年輕時,曾經到中國遊歷。在他看過一場熱鬧精采的京劇「美猴王」之後,有人跟他說,其實台上的猴子,是由一對專攻武生的父子輪流擔綱的。大師說,他一直知道有二個人在輪番演出。

 

    因為,他發現我們的齊天大聖,有時候臉上會有汗,有時候臉上沒有汗。他說:流汗的是兒子,沒流汗是爸爸。身上功夫真的很要得的人,因為長期要求自己處於最佳狀態,這會讓他們有習慣用準確的方式,來讓表演顯得輕鬆自在。

 

    這樣的狀態,也許可以用「瀟灑」二字來形容。許多京劇名角的表演,他們有時候得到的最高評語,不也是「作派輕鬆,動作瀟灑」這幾個字嗎?太陽劇團這次在台灣的演出,表演的技巧是可以被複製的。但是,要完成流暢而瀟灑的場面調度,這就需要大量的創意規劃跟排練執行,才能夠讓我們如此享受。

 

    近年來,太陽劇團也開始在幾個新劇碼中,加入大量的高科技。最最為人稱道的,就是已經開演三年,每週八場,卻仍然一票難求的《KA》。表演者腳下的舞台,可以搖擺,可以直立,可以飛翔,他們就在上面盡情的展藝。高科技,的確讓觀眾在剎那間,發出「啊」的驚嘆。但是,帶給觀眾源源不絕的驚喜,靠的還是藝術家的動人演出。

 

    白先勇曾說:台灣有最好的觀眾。即便這個作品,已經在超過一千萬名觀眾前演出過了。太陽劇團在台首演之夜,我和全場爆滿的觀眾,一起在真實的劇場,感受到真實的感動。他們的表演,並沒有辜負我們這些最好的觀眾。

(李立亨為「國際劇評人協會IATC」台灣分會理事長)

發表於《聯合報藝言堂》專欄

    全站熱搜

    homolude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